天博APP

    郵箱登錄

天博APP

天博APP官方網站、市委黨研室、市地方志辦公室

大連特支成功領導福紡工人大罷工


[發布日期] 2021-05-21     [責編] 天博APP

共青團北方區委寫給黨中央的報告。.jpg

                                                                  共青團北方區委寫給黨中央的報告。

傅景陽.jpg

                                                                                          傅景陽

罷工期間,工人與日方談判的樓房。.jpg

                                                                         罷工期間,工人與日方談判的樓房。

大連市老一輩黨史研究專家在中央檔案館查到了兩份珍貴的文件,由于年深日久,字跡已經略顯淺淡,這卻是大連地區第一個黨支部成立時留下來的重要記憶。

一九二五年,楊志云向共青團北方區委報告大連團組織情況和團員名單,一個月后,共青團北方區委寫信給黨中央,請求團員轉黨員。一九二六年,大連特支成立,領導了著名的福紡工人大罷工。

10萬工人: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

大連市區至今留下很多百余年前的遺址,每一處遺址都承載著一段大連人民的血淚史。采訪中,中共大連市委黨史研究室宣教部部長溫明成這樣告訴記者。

20世紀初,在俄日殖民統治時期,為了在經濟上進行野蠻掠奪,殖民者用欺騙的手段從國內各地招收華人進入他們建的工廠,使得旅大地區工人人數不斷增加,1903年,大連的工人人數已經達到3萬人。日俄戰爭后,日本殖民者繼續擴大殖民規模,開辦各種工廠,到1925年,旅大地區工人人數猛增到10萬人。

這里的中國工人不僅政治上受到殖民統治者的壓迫,經濟上更受著資本家的殘酷剝削。當時中國工人每天從事繁重的勞動1014個小時,平均工資僅為同等日本工人的1/41/7,終日不得溫飽,被稱作苦力

在旅大地區的華工中最苦的是碼頭工人,日本殖民當局為了對華工進行集中統治,修建了華工收容所,美其名曰碧山莊,勞工們稱紅房子,當年工人中流傳著這樣的歌謠:紅房子,殺人場,鬼子把頭賽虎狼。工人列進牛馬行,咽著橡面和谷糠。剛來這里是青年,幾年以后頭發蒼,腰彎腿弓皮包骨,斷氣葬身死水塘。據殖民者留下的數據表明,收容所最初的10年間,慘死的碼頭工人多達1372人,病亡還沒統計在內。

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帝國主義的殘酷統治和壓迫,激起了工人的強烈反抗。據殖民者留下的統計數字表明,以大連及所謂的滿鐵附屬地工人罷工為例,在1916年發生3次,1917年發生7次,1918年發生22次,然而這種自發的經濟斗爭,沒有明確的政治目標,又缺乏組織領導,多以失敗告終。

兩份檔案:團員名單和給黨中央的報告

講述大連地區黨組織建設的歷史,不能不提到兩份珍貴的文件。這兩份文件是用鋼筆手書的,現藏于中央檔案館。第一份是192511月大連的團員名單;第二份是192512月,共青團北方區委寫給黨中央的報告。我們現在看到的是這兩份文件的圖片。

溫明成說:俄國十月革命后,很多華工回國來到大連。他們受到俄國十月革命的影響,有的還參加過俄國的赤色工會組織,并帶回一些宣傳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報刊,向大連工友介紹在俄的見聞。雖然他們可能并沒有意識到這是在向人們宣傳馬克思主義,但是在無形中將馬克思主義帶入了大連。

工人們紛紛組織起來,成立團體、興辦教育,成立了中華青年會、中華工學會等愛國團體,進一步宣傳反帝愛國思想,積蓄革命力量。

中國共產黨成立以后,非常關心大連地區的工人運動和人民的革命斗爭,先后派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北方分部主任羅章龍,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干事李震瀛,中共中央候補委員、中央工人運動委員會書記鄧中夏到大連檢查指導工作。

溫明成講道:大連地區是先有社會主義青年團組織,后改為共產主義青年團組織,是在團組織基礎上建立起黨的基層組織。

19251125日,共青團大連特別支部書記楊志云向北方區委報告大連團組織情況和團員名單,這就是前文提到的第一份檔案,它是大連早期黨組織建設的珍貴文件之一。

從報告中看到,當時大連地區共青團員共有15人,全部為男性,年齡多在20歲以上,公開身份有的是店員,有的是印刷工,都是這些行業內愛國團體組織中的骨干力量。

接到報告后,126日,共青團北方區委寫信給黨中央,這就是前文提到的第二份文件。這份文件同樣是手書,寫道:大連方面成年工人甚多,且現在團員有數人已超過年齡,應組織黨。

192512月,共青團中央根據中共中央關于發展黨組織及團組織青年化的指示,發出第121號通告。通告提出超過20歲的共青團員都應該加入共產黨的組織,同時仍為共青團員;不滿20歲的團員如果擔任重要職務時,也應加入共產黨等重要指示。

這年年末,楊志云到北京,向北方區委匯報工作。北方區委根據匯報將大連地區8名超齡團員轉為黨員,他們是董秀峰、張云峰、楊顯庭、王少坡、閻啟明、楊志云、張文明、秦茂軒。

19261月,楊志云返回大連,根據上級指示于115日正式組建了中國共產黨大連特別支部,除8人由團員轉為黨員外,還有1925年入黨的傅景陽,共計9名黨員,從此大連有了中國共產黨的地方組織。

100天:四二七大罷工勝利

大連福紡紗廠是日本大阪市福紡株式會社在日本殖民當局保護下,于1923年在大連開辦的滿洲福紡株式會社,有700余名華工,其中女工占56%,童工占38%。中國工人每天在毫無安全防護設施的機器旁做工長達12小時,所得工錢僅有25分,僅為日本同行的1/4,女工工錢又比男工少20%,連交伙食費都不夠。

在反壓迫、反剝削的斗爭中,福紡成立了夜校,組建了工人組織——中華工學會福紡紗廠分會,會長是1926初加入中國共產黨的侯立鑒。

192641日,日本殖民統治當局宣布金票(日幣)漲價,每元金票兌換1.2元小洋(奉票)。425日,廠方開餉用小洋給工人,卻按金票扣工人飯費,這種赤裸裸的剝削激起全廠中國工人的憤怒。粗紡車間女工杜秀貞、關桂貞當即向廠方提出仍按小洋扣飯費的合理要求,遭到廠方拒絕,第二天,粗紡車間女工集體罷工,其他車間的工人得知后紛紛響應。

侯立鑒立即將有關情況向黨組織報告。由于黨員人數不斷增多,19262月,在中共大連特別支部基礎上組建了大連地委,領導成員不變。當時的書記楊志云與其他黨組織成員研究后決定,因勢利導,堅持罷工到底,不獲勝利,決不復工。為把這場自發的經濟斗爭引導到反奴役、爭自由、爭人權的自覺的政治斗爭軌道上,傅景陽、唐宏經連夜起草了六項要求,作為工人同資本家談判的條件,包括不準打罵和虐待工人、縮短勞動時間等。

427日,工人代表找到廠主角野,正式提出六項要求,角野蠻橫無理地全部拒絕。上午10點半,侯立鑒下令拉下全廠總電門,推響汽笛,1000多名中國工人聽到號令沖出車間,奔向工廠大門,聲勢浩大的大罷工開始了。

為堅持罷工,他們成立了糾察隊、宣傳隊和救濟隊,積極應對日本殖民當局和廠方破壞罷工的種種伎倆,還組織了有3000多名附近工廠工人參加的罷工聲援大會,工人們高呼口號,齊唱《工人團結歌》。

同時,他們還努力爭取全國各地的支援,天津總工會、中華全國鐵路總工會先后發表宣言,聲援罷工,中華全國總工會還宣布將要在全國抵制日貨。這樣的形勢令日本殖民當局和財團十分惶恐,福紡日本社長八代裕太郎急忙從東京趕到大連,會見記者,表示工人之要求則必一一審度……”隨后,經過談判,基本同意罷工工人提出的要求。

在黨的堅強領導下,堅持100天的大罷工宣告勝利結束。(摘自遼寧日報)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